当前位置:藏宝阁玄机资料 > 洪都拉斯 >

求两个国家球迷因体育运动发生争执的事件 在线等!

  我们都知道,足球是一种最富有战争感的现代运动。当然,这不仅仅是指在足球运动中球员所受到的身体创痛,同时,还代表着球迷在观看比赛中所产生的兴奋、紧张、痛苦和仇恨。在英格兰,你会对这些有更深的体会。

  最近的一次暴力事件中,一位南非的裁判射杀了一名不服从裁决的球员,当然这件事有点不太寻常。但是,更不寻常的是足球带来了一场战争,一场真刀真枪的流血战争。

  这事发生在1969年的世界杯预选赛后,中美洲的两个近邻国家洪都拉斯和萨尔瓦多。理查德·卡普辛斯基在他的大作《足球战争》中对这一事件有着详细的记录。

  在比赛的前一夜,洪都拉斯首都特古西加尔巴的球迷在萨尔瓦多队入住的饭店前狂欢了一整夜,当然,萨尔瓦多队的队员们也是一夜无眠。在第二天比赛中,洪都拉斯队如愿的以1:0的比分战胜了双眼赤红的萨尔瓦多队。而在萨尔瓦多,一位18岁的女球迷也因伤心过度,在电视机前开枪自杀。

  这位女球迷的葬礼成了全国的丧事,甚至总统和军队也出席了出殡仪式,她的棺材还被涂上了国旗的颜色。一张当地的报纸这样写道:这个年轻的女孩,不忍心看到自己的祖国跪倒在别人的面前。

  当然,当洪都拉斯队来到了客场的时候,萨尔瓦多已经彻底变成了人间地狱。球迷们把准备好的臭鸡蛋和死老鼠扔进了洪都拉斯队员的房间里。第二天,当洪都拉斯队乘坐的大巴来到体育场时,场地上并没有升起洪都拉斯的国旗,取而代之的是一块肮脏的破布。

  球赛还能有什么悬念呢,萨尔瓦多3比0取胜。洪都拉斯的球员们只要能够活着走出体育场就谢天谢地了。当然,随队前来观战的两名洪都拉斯球迷的下场就不言而喻了。

  作为回报,旅居洪都拉斯的萨尔瓦多人开始遭到屠杀。两边的报纸开始互相谩骂,终于洪都拉斯中止了两国的外交关系。

  在7月14日,也就是第二场比赛的一个月之后,萨尔瓦多向特古西加尔巴投掷了炸弹。萨尔瓦多的军队也越过了边境,进入洪都拉斯境内。

  但是,由于燃料和军火供应不足,他们的入侵仅仅维持在洪都拉斯国境线五英里内的范围附近。洪都拉斯开始回击了,他们的空军炸掉了萨尔瓦多国内的几座石油库。

  没有几天,美国政府出面调停,双方签署停战协议。当然,此后零星的战火过了好久才销声匿迹。一共有两千至三千人在这场战争中丧生,大部分是平民。

  高俅陪宋徽宗踢足球玩的时候,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一千年后,足球可以引发一场全武行的战争,而且这场战争在世界战争史上还留下了一个世界之最―最后一次活塞式战斗机之间的空战。

  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是中美洲的两个香蕉共和国。平日里,除了香蕉和足球,人们很难想起世界上还有这么两个国家。1969年7月,两国还真为了香蕉和足球打了一场中美洲国家历史上最大的战争,史称“足球战争”。

  萨尔瓦多的经济发达一点,人口也多一点;洪都拉斯的人口略少于萨尔瓦多,但面积要大上六倍。美国的联合水果公司和标准水果公司在洪都拉斯有大片的香蕉园,很多萨尔瓦多人为了工作机会,合法地或非法地移民洪都拉斯,在那里安家立业。到1969年,人口只有三百万的萨尔瓦多,竟有二十七万人在洪都拉斯,一些先富起来的萨尔瓦多人也喜欢招摇过市,给人口只有二百七十万的洪都拉斯造成了不小的社会压力。洪都拉斯的土地改革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已经在洪都拉斯土地上耕耘的萨尔瓦多移民,萨尔瓦多则有意无意地显现将萨尔瓦多移民在洪都拉斯的地盘囊括进版图的领土野心。两国为了边界争端和非法移民问题,关系已经十分紧张。70年世界杯足球赛的资格赛中,洪都拉斯队在主场先胜一局,萨尔瓦多球迷抱怨在洪都拉斯受到粗暴对待。第二局在萨尔瓦多,萨尔瓦多队赢,这一次,萨尔瓦多球迷也对洪都拉斯球迷老实不客气,洪都拉斯的国旗、国歌也受到了嘲弄。决胜局使双方已经很大的火气终于达到了爆发点。决胜局在中立的墨西哥城举行,萨尔瓦多队获得胜利。洪都拉斯当局和民间的反移民武装民兵立刻开始了大面积的殴打、驱逐萨尔瓦多移民和抢掠财产的暴力行动,这触发了萨尔瓦多的强烈反应。在美洲组织调解失败后,萨尔瓦多于1969年7月14日黄昏,发动了闪电式的突然袭击,意图一举夺取边境的一些重镇和通向内陆的交通要道,迫使洪都拉斯同意对萨尔瓦多有利的协议,甚至扶植一个亲萨尔瓦多的政府,足球战争就这样打响了。

  萨尔瓦多的地面部队有四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洪都拉斯的地面部队有三个步兵营,六个边防营,一个工兵营,两个75毫米野炮连。双方空军的主力作战飞机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的古董。萨尔瓦多空军的主力是12架野马(Mustang)式战斗机和6架海盗(Corsair)式FG-1D战斗机,一架B-26轰炸机,4架兼作轰炸机用的C-47运输机。洪都拉斯的主力是14架海盗F4U战斗机,和6架C-47。海盗式战斗机毕竟是舰载战斗机的底子,比野马的性能、火力、可靠性和使用上的灵活性都要好,既适合空战,又适合对地攻击。洪都拉斯空军是清一色海盗式战斗机不说了,萨尔瓦多空军对仅有的几架海盗也非常器重。萨尔瓦多的海盗是早期型号,只装备机枪,发动机功率较小,机械增压器也大多不堪使用,大大影响了高空、高速(相对活塞式发动机而言)性能。洪都拉斯的海盗是后期型号,发动机 功率较大,有的还装备航炮,性能优于萨尔瓦多的海盗。相比而言,双方的野马式和海盗式战斗机是对地攻击的主力,而C-47由于具备较好的导航和夜航能力,被用作“战略轰炸”的主力,炸弹由机内地板上用于移动货物的滚柱移到机舱门口,直接推出去,命中率可想而知。出于这样那样的原因,萨尔瓦多空军仅有的一架B-26没有怎么投入战斗。双方都动用了武装的教练机,以弥补战斗机数量的不足。赛斯纳(“杜丘飞机”)和农用飞机也投入了战斗,用于非武装的联络、观察、救援、骚扰等任务。有趣的是,部分萨尔瓦多的教练机土法上马,安装了60毫米和81毫米迫击炮,用于对地攻击。迫击炮上天,这一定是世界战争史上独一无二的。萨尔瓦多在兵力兵器上不占优势,但萨尔瓦多军队训练较好,并占有先发制人的主动权。双方都没有雷达预警和指挥系统,空战基本就是地面观察哨预警,战斗机升空后目视搜索、攻击,和二战前辈没有两样。

  为了避免洪都拉斯空军立刻反击,萨尔瓦多空军的首战选在黄昏时分。开战伊始,萨尔瓦多力图一举将洪都拉斯空军主力摧毁与地面,空军力量倾巢出动,连萨尔瓦多航空俱乐部的十几架喷洒农药的农用飞机和一架教练机也出动了。这些民用飞机的使命是骚扰。当洪都拉斯北方军区司令打电话要辖内的空军基地做好战斗准备,防止萨尔瓦多空军可能的空袭时,电话里的回答是:“上校先生,炸弹正在往我们头上掉下来!”。幸好洪都拉斯空军已经有所准备,事先将地面的飞机疏散,空袭没有造成太大的损失。

  尽管仓促应战,洪都拉斯空军还是立即反击,出动了一架C-47,轰炸萨尔瓦多的主要空军基地Ilopango机场。这架C-47先飞到太平洋海岸,然后用罗盘和地图盲目导航至目标上空,投放了14枚50公斤炸弹,声称受到地面防空火力的猛烈射击。然而,萨尔瓦多军方说,Ilopango机场的人没有听到任何飞机飞过,机场周围也没有炸弹落下。离机场55公里的Zapotitan山谷那里,倒是有人听到响动,想来那架C-47飞岔了方向,炸弹全丢到热带丛林里“听个响”了,还差点没人听到。西西河 晨枫]

  萨尔瓦多空军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第二天凌晨,洪都拉斯空军开始了更大规模的反击。科林德莱斯少校率领四架海盗式战斗机,挂上炸弹,放下起落架,冒充萨尔瓦多的海盗式战斗机,在太阳刚刚升起时,接近Ilopango机场的跑道。这招成功了。但是洪都拉斯飞行员的水平或者运气太臭,只有少校大人的一颗炸弹命中了一辆运水的卡车,损坏了一个停机窝棚,其他炸弹不是不响,就是扔到不知道哪里去了。好在他们在攻击完毕后,没有立刻返航,而是转而用航炮和火箭攻击200公里外海边的的储油设施和炼油厂,造成多处大火,严重影响了萨尔瓦多军队的燃料供应,对日后阻滞萨尔瓦多陆军的继续推进起到很大作用。

  萨尔瓦多空军当然也没有停止攻击,其中4架海盗式战斗机在攻击洪都拉斯首都Tegucipalga附近的Tocontin机场后准备离去时,洪都拉斯的赫尔南德斯上校驾一架海盗式战斗机升空,单机闯阵,果断攻击落单的后两架萨尔瓦多的野马式战斗机,在成功地进入柯泰斯上尉后方的有利射击阵位后,上校大人遗憾地发现航炮打不响,只好恨恨地退出战斗。这一方面显示了上校大人的勇敢和技巧,另一方面也暴露了萨尔瓦多飞行员的无能,双机之间没有起码的互相掩护,受到突然袭击后也缺乏迅速反应,否则上校大人没有这么容易想打就打、想溜就溜。至于柯泰斯上尉,背运还没有过去,还没有来得及开溜,两架临时装备7.62毫米机枪的洪都拉斯T-28教练机赶到了,把柯泰斯的海盗打伤,柯泰斯的腿也负了伤。按照萨尔瓦多的说法,柯泰斯按下心中的余悸,毅然甩掉敌机,不顾掉队,转而向洪都拉斯攻击,英勇地投下一颗炸弹,不幸没响,在受到地面猛烈火力攻击受伤后,英勇机智地把人民的宝贵财产安全地飞回了伟大的祖国。

  萨尔瓦多空军同时继续使用C-47作“战略轰炸”,并在C-47上加装12.7毫米重机枪,用作压制地面火力和近距空中支援。两架萨尔瓦多C-47在到达战区时,恰好遇到已经在空中巡逻的四架洪都拉斯的海盗式战斗机,立刻受到攻击,其中一架左机翼受伤,左发动机也被击中起火,幸好这几个洪都拉斯飞行员的射击技术不高,弹药打光了也没有把萨尔瓦多的C-47打下来,后者侥幸捡了一条命,慌忙中抛弃所有不必要的重量,靠右发动机勉强回到基地,在着陆过程中打了一个180度的转转,还好没有起火。这C-47也真是结实,修修补补,后来又上天了,不过这已经是战后的事了。

  这一天,洪都拉斯空军声称击落一架C47,一架野马,萨尔瓦多一口否认,战后清点的结果也表明,洪都拉斯对自己的战果太过乐观了。

  萨尔瓦多的桑托斯上尉就没有那么幸运了。由于燃料紧缺,战场距离不远,野马的机动性也不足,萨尔瓦多的野马式战斗机一般不满载燃料起飞,而是减油起飞,一来避免着陆时必须抛空多余的燃料,二来改善机动性。但是在空袭Acajulta港时,桑托斯上尉的野马燃料用尽,被迫在中立的邻国危地马拉降落,被人家按国际惯例连人带机一起扣留,直到战后才归还。

  在地面上,洪都拉斯军队就不行了,在边境上几个地方放了几枪就开溜,萨尔瓦多军队长驱直入,占领了若干边境重镇,和通往内地的泛美公路沿线。不过,萨尔瓦多军队的挺进没有多久就被迫停止,燃料、弹药、补给跟不上。

  7月16日,萨尔瓦多空军继续出击,但一大早,两架准备起飞的野马就自己在跑道上撞起来,机翼蹭着机翼,两架飞机就地转了小半个圈,来了一个嘴对嘴,机翼、螺旋桨 和发动机的缸体都受到了损坏,虽然后来修好了,但已经是战后了。

  与此同时,部分洪都拉斯的边境据点还没有失守,洪都拉斯把“荣誉卫队营”的一千多人用 C-47空运进去,不过最后也还是没有守住。洪都拉斯空军照例宣称已经给萨尔瓦多空军决定性的打击,萨尔瓦多空军照例否认,战后的清点也证明萨尔瓦多空军这一天确实没有任何损失。

  整个战争期间,洪都拉斯的空军是一个亮点。在遭到突然袭击后,迅速反击,并基本控制了战区的制空权。7月17日,这是洪都拉斯空军将要永远念叨下去的日子,因为这一天,费尔南多?索托上尉击落了三架敌机,成为中美洲国家历史上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曾经击落敌机的飞行员。已经借调民航和退入预备役的索托上尉,因为击落三架敌机,成为洪都拉斯的民族英雄,几十年后,还在电视上喋喋不休当年的英雄业绩。索托上尉击落的第一架飞机是一架野马式,这是战争史上最后一架在实战中被击落的野马式战斗机。飞行员瓦莱拉上尉如何丧命有不同说法,有说他在跳伞时已经重伤不治,有说他跳伞落地后被击毙,也有说他是随座机坠毁丧命的。索托上尉击落的第二架敌机是海盗式战斗机,飞行员阿玛亚上尉安全跳伞。在这一天的第四次出击中,索托上尉把勇敢但倒霉的柯泰斯上尉的海盗打了个空中开花,柯泰斯当场丧命。这是战争史上最后一架在实战中被击落的活塞式战斗机。

  萨尔瓦多的飞行员其实技术不错,有几个还是飞特技表演出身,但是实战不是特技,花俏的飞行动作可能招来杀身之祸,用宝岛用语来说,那是把“状况”搞错了。

  这时,萨尔瓦多空军只剩下2架海盗、5架野马(第6架被扣留在危地马拉)和一架B-26可以投入作战了。萨尔瓦多在国际上紧急寻求补充的野马式战斗机,因为野马比海盗容易获取,但5架野马直到19日才到达,第6架被美国海关以文件不全为名,扣留了。在战斗机严重紧缺的同时,萨尔瓦多的飞行员也奇缺,所以临时从海外招募了一些雇佣军飞行员。但据说这些雇佣军飞行员出勤不出力,一遇到危险,就利用野马式的爬升性能,高高地飞入云里,躲避战斗,把护航的飞机丢给对手,口碑很是不好。

  在地面上,洪都拉斯部队也伏击了一支冒进的萨尔瓦多部队,成功地阻止了对方的推进,但最后弹药打光,没有能够把对方赶回去。

  7月18日,形势终于开始对洪都拉斯有利。洪都拉斯军队开始向萨尔瓦多境内挺进,包抄萨尔瓦多军队的后路。洪都拉斯军队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但在迅速挺进不久,美洲国家组织的调停开始生效,洪都拉斯军队旋即撤回边境的这一侧。但萨尔瓦多军队拒绝离开占领的1600平方公里洪都拉斯土地,直到8月5日才从洪都拉斯境内撤出。

  洪都拉斯在战后立即从委内瑞拉购买了4架F-86K战斗机,在70年代中,又购买了18架赛斯纳A-37,作教练机和对地攻击使用,同时购买了21架达索超神秘B2战斗机。洪都拉斯的野马和海盗一直服役到70年代中,终于为12架富尔加教师式教练机、18架达索MD-45暴风式战斗机所取代。至此,两国空军都进入了喷气时代。萨尔瓦多剩余的野马和海盗也出售给美国的私人收藏家,总算是老有善终。

  这场时光倒错的唐吉坷德之间的战争的结果是两千多人丧生,其中大部分是洪都拉斯平民。十几万萨尔瓦多移民背井离乡,随萨尔瓦多军队回到萨尔瓦多,加剧了萨尔瓦多的就业和社会问题。萨尔瓦多军人在不久的大选中当政,向日后的独裁和人权悲剧走出了第一步。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要十多年后才恢复正常关系。

  今天,萨尔瓦多和洪都拉斯还是香蕉照种,足球照踢,除此之外,人们还是想不大起这两个曾经为了香蕉和足球打过一仗的国家

  展开全部埃及和阿尔及利亚两国间因世预赛附加赛而引发的球迷冲突在昨天升级为一场外交风波,埃及召回其驻阿大使,同时召见阿方大使以抗议阿球迷对埃球迷的袭击。前天在苏丹进行的附加赛中,阿尔及利亚1比0小胜埃及后闯进南非。不过在赛后,一些埃及球迷遭到阿尔及利亚球迷的袭击。双方在此前的比赛就有冲突,先是埃及球迷在开罗袭击阿队球员大巴,随后阿球迷冲击埃及驻阿一些大公司的办事处作为报复。埃及外交部昨天召回驻阿大使纳斯尔就此事磋商,随后总统穆巴拉克亲自下达召见阿尔及利亚大使的指示,再度要求阿政府确保埃及公民在阿的安全。两国媒体也没闲着。在埃及媒体有关埃球迷在苏丹被阿球迷攻击的消息播发后,阿尔及利亚官方通讯社指责对方的报道缺乏根据。同时,苏丹也在昨天召见埃及驻苏大使,表明苏丹政府为附加赛做了充分准备,同时对埃媒体“错误报道”表示不满。一些分析人士指出,阿、埃媒体的报道过于强调比赛的重要性,有些火上浇油。两个友好国家因世界杯一张门票出现纠纷,个中缘由值得深思。

http://maplestore.net/hongdulasi/1627.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10-05??【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