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藏宝阁玄机资料 > 洪都拉斯 >

洪都拉斯政变成国家宿命 拉美难脱政变阴影(图)

  洪都拉斯28日就修宪意向举行公民投票前夕政局突变:军方当天清晨奉最高法院命令扣押执意推动修宪的总统曼努埃尔·塞拉亚,并把他驱逐至哥斯达黎加。洪都拉斯议会随后任命临时总统。但塞拉亚誓言,他不会承认任何“篡权者”。

  据新华社电 刚刚出任洪都拉斯临时总统的原议会议长罗伯托·米凯莱蒂28日宣布,从当晚9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实行宵禁。

  他告诫民众在此时段避免外出,待在家中。他同时强调,如果洪都拉斯的安全形势有所好转,宵禁措施有望在30日被取消。

  “那些士兵最终还是用枪顶着我,把我绑架。我甚至只穿着睡衣,就被他们强迫离开祖国。”

  “我们对洪都拉斯政治事件表示明确、断然、确凿无疑的谴责,这是对一国立国之本和民主合法性的破坏。”

  “我们对洪都拉斯政局深表关注,洪都拉斯各界应尊重民主原则和《美洲国家民主宪章》规定。”

  据新华社电 法新社援引现政府高官阿曼多·萨缅托的话报道,军队劫走塞拉亚后,包括外交部长帕特丽夏·伊莎贝尔·罗达斯·巴卡在内,至少8名内阁成员也遭到军方扣押。

  大约100名塞拉亚支持者封锁大门外马路,朝士兵扔石块,嘴里喊着“叛徒!叛徒!”其中许多支持者身穿印有“赞成(公投)”字样的T恤衫。

  英国广播公司国际台画面显示,两名女性支持者朝一队正跑入的士兵怒吼,还用拳头捶打数名士兵,这些士兵未作反应。

  另有大批士兵在议会大厦和最高法院等重要部门外集结,军方还出动战斗机和直升机在首都上空巡逻。

  塞拉亚在圣何塞呼吁洪都拉斯民众上街展开和平抗议并要求警察保护抗议者。路透社等媒体报道,大约2000名塞拉亚支持者不顾军方要求当地居民待在家中的警告,上街抗议。一些抗议者在路中躺下,试图阻止军方车辆前行。

  外,士兵和装甲车组成警戒线,阻止抗议者靠近。一些人在前焚烧轮胎,“一名军官威胁说要扔手榴弹。”抗议者伊西德罗·波蒂略告诉法新社记者。

  21岁的官方电视台员工梅利萨·盖坦脸上淌着泪水,指责军队“像懦夫一样把他(塞拉亚)绑架”。“我们人民必须集结起来保卫我们的总统。”她说。

  据新华社电 塞拉亚私人秘书卡洛斯·恩里克·雷纳说,大约200名军人早上6时强行进入位于首都特古西加尔巴城外的总统宅邸,把塞拉亚带至近郊一处空军基地。

  数小时后,塞拉亚出现在哥斯达黎加首都圣何塞国际机场。他告诉委内瑞拉Telesur电视台记者,大约8名至9名蒙面军人用一架空军飞机把他押至这里,然后乘机返回,只留下他一人。

  塞拉亚说,自己是“政变”和军方“野蛮绑架”受害者,“军队精英欺骗了我”。他说,军队闯入总统宅邸时,他在枪声和总统护卫喊声中惊醒,立即跳下床,在一个柜式空调后躲避四处乱飞的子弹。

  “我的护卫抵抗了至少20分钟,但那些士兵最终还是用枪顶着我,把我绑架。”塞拉亚说,“我甚至只穿着睡衣,就被他们强迫离开祖国。”

  赛拉亚指责这场针对他的“政治阴谋”说,他不会承认任何事实上的新政府,“任何人都绝对无法承认一个篡权者政府”。

  当天晚些时候,塞拉亚在哥斯达黎加总统奥斯卡·阿里亚斯·桑切斯陪同下召开新闻发布会。他说,自己仍是洪都拉斯合法领导人,将出席定于29日在尼加拉瓜首都马那瓜举行的中美洲国家首脑会议。

  据新华社电 塞拉亚遭军方扣押和驱逐数小时后,洪都拉斯最高法院发表声明说,这一行动系军方按最高法院命令执行,最高法院决定罢免这位现任总统。

  “今天发生的事件源自最高法院命令……”法院发言人达尼洛·伊萨吉雷向媒体宣读这份声明说,“武装部队被迫采取合法处置那些以行动和公开言论反对基本法律安排的人。”

  最高法院宣布罢免塞拉亚前,塞拉亚修宪的主要反对者洪都拉斯国民议会议长罗伯托·米切莱蒂召集全体议员召开紧急会议。

  会上,一名副议长级别官员出示一封据称由塞拉亚签字的辞呈。这封辞职书说,塞拉亚因“政治局势分裂”和“无法克服的健康问题”提出辞职。国民议会随后举行投票,大多数议员同意接受塞拉亚“辞职”。

  然而,塞拉亚在圣何塞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西班牙语频道采访时说,这封辞职书系“完全伪造”。

  洪都拉斯当地媒体报道,这封辞职书上签字笔迹的确是属于塞拉亚,但签字日期是6月25日,因此有理由相信,这封辞职书系伪造。

  议会最后根据洪都拉斯现行宪法决定,由米凯莱蒂担任临时总统,完成塞拉亚余下任期,直至明年1月27日把权力移交给今年11月29日新一届总统选举胜者。

  本报讯 (记者李明波)当地时间28日早6时,洪都拉斯发生军事政变,该国政局引起各方关注。就此问题,本报记者采访了中国社科院拉美研究所的杨志敏副研究员。杨志敏博士是即将出版的《列国志·洪都拉斯、尼加拉瓜卷》的主要作者之一,对洪都拉斯的历史和现状有清晰的了解。他认为洪都拉斯的政变并不意外,在洪都拉斯拥有军事基地的美国,也存在军事介入此次政变的可能。

  杨志敏:洪都拉斯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迄今有过7次大选,政权一直处在平稳状态。但从历史上看,洪都拉斯就一直有军事政变的传统。在上世纪80年代恢复民选政府之前,这个中美洲小国,军事政变的出现频率就一直非常高。

  本届总统塞拉亚作为自由党的候选人,3年多以前曾以微弱优势战胜对手,但由于自由党在议会168个席位中只占有62个席位,其个人和党派的执政优势都不明显,这次塞拉亚个人不顾议会、法院、军方反对,发动修宪公投谋取连任,是造成本次军事政变的主要原因。

  塞拉亚在任期内,放弃洪都拉斯传统的亲美路线,获得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等拉美左翼领导人的支持。塞拉亚执意修改宪法也是受到其政治盟友查韦斯等人的影响。拉美左翼国家此前有不少修宪改变领袖任期的做法。

  杨志敏:洪都拉斯是拉丁美洲的穷国,总人口760万左右,债务累累。作为一个小国,洪都拉斯的内部政治动荡不会影响到整个拉丁美洲的政治格局,但从历史角度来看,以军事政变来推翻民选政府,是对民主进程的一次破坏。

  杨志敏:在拉美现代化进程中,军人干预政治司空见惯,军人政府和军事政变一直是拉美国家绵延不断的现象。拉美因此也以军事政变频繁闻名。据不完全统计,二战后拉美曾发生过100多次军事政变。而且政变在拉美似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军政府的统治历史为拉美军队在各国政治经济生活中占据重要地位提供了社会土壤,并留下了软弱的文官政治体制。在实现了文官治国20多年后的今天,军事政变犹如一片挥之不去的阴影,笼罩在拉美国家的上空。

  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指责美国幕后操纵,美国政府是否在此次政变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杨志敏:在任何现代民主国家中,军事政变都是无法容忍的事情。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针对此次政变的讲话中,谴责了军方的政变行为,也否认与政变存在联系。

  目前没有证据表明美国卷入了政变,因此我个人判断,美国人说的很可能是实话,美国人也不希望看到一个动荡的中美洲,推动中美洲的民主化也是美国的一个重要战略。

  杨志敏:未来局势的发展还很难预测。尽管塞拉亚目前被政变军人赶出国,但是他在政变发生后依然以总统的身份出席在尼加拉瓜召开的紧急峰会,证明国际社会依然认可他的身份。作为塞拉亚的重要支持者,查韦斯个人风格表态大胆,但仍在观望,委内瑞拉是否会军事干预还很难说。我觉得有可能成为变数的是美国。过去美洪关系不错,美国将洪都拉斯作为自己在中美洲的“前线阵地”,在中美洲其他国家冲突时充当调停者,也负责维护地区安全和禁毒等任务。

  目前美国在洪都拉斯有4个主要军事基地,人数在1万人以内。从目前的资料看,洪都拉斯的军队数量在12000人左右,战斗力一般。如果美国认为有必要,有可能以军事力量介入冲突,控制洪都拉斯当前局势。

  洪都拉斯国民议会全票通过一项动议,要求国际选举观察员离开洪都拉斯,认为国际观察员的存在将赋予定于28日举行的“非法”修宪意向公投合法性。

  当天晚上,塞拉亚宣布解除军队总参谋长罗密欧·巴斯克斯职务,同时愿意接受国防部长埃德蒙多·奥雷亚纳的辞职申请。

  同一天,洪都拉斯最高法院命令警方没收所有用于公投的投票箱并把存放在位于首都特古西加尔巴国际机场的一处空军基地。

  最高法院判定,塞拉亚无权因巴斯克斯在公投问题上采取不合作态度而撤销他的职务,必须为后者复职。塞拉亚在特古西加尔巴举行支持者集会,随后率支持者前往存放投票箱的空军基地,强行闯入基地并夺回投票箱。

  塞拉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尽一切力量推动修宪公投。他形容这是一场“展示人民力量、鼓励更多民主参与的斗争”。

  原定当天举行的修宪意向公投开始一个多小时前,大约200名洪都拉斯军人强行闯入总统宅邸,带走塞拉亚并派飞机把他驱逐至哥斯达黎加。公投未能举行。

http://maplestore.net/hongdulasi/548.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30??【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