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藏宝阁玄机资料 > 危地马拉 >

危地马拉的黑暗与光明

  离开危地马拉的时候内心极其复杂,这里,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社会治安的恶劣让你可能一不小心被偷被骗,而穷困落后所衍生的除了犯罪,亦有普通百姓的朴实以及自然风貌的原始。黑暗与光明,皆在一念之间。这便是这个中美国家给予我最深刻的感受。

  “跟我走,就在前面。”眼前这位危地马拉城的陌生大姐,为了给我指路,已经带我走了很长时间。十几分钟前,我拿着地图找这位大姐问路,不会说英语的她用手势比划了一下,看我满脸迷茫后,果断拉着我开始去找我想要到的地方,我清楚地记得她原来要去的方向和带我去寻找的方向是相反的。一路上,她用西班牙语和手势与我交流,时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我一下子感受到那种旅行中久违的温暖和快乐。

  这和我进入到危地马拉时糟糕的情绪完全不一样。或许,这就是危地马拉,一个两面性对立,黑暗与光明冲撞的国度。

  危地马拉,这个与中国并未建交的国度,或许很多中国人并不太熟知。它位于北美洲大陆的南部,南滨太平洋,东临加勒比海,其北部与墨西哥相接,国土面积约10万平方公里。在这片土地上,曾经诞生过古代印第安人的辉煌文明——玛雅文化。所以这里也被很多人视为玛雅文化的中心地之一。

  然而,坐拥着久远历史古迹、美丽迷人海滨、美洲风情丛林的危地马拉,并不如它的自然风光般美丽光鲜,危地马拉在1524年沦为西班牙殖民地,1821年9月15日宣布独立,后长期实行独裁统治。1996年12月才结束长达36年的内乱。过度的贫穷与动乱的政局,让危地马拉被评为世界最危险的国家之一,在那里,持枪抢劫、偷盗财物、暴力犯罪时有发生,这与这里的贫穷极为相关。在危地马拉,有半数以上的人生活在极度贫困中。

  汽车从伯利兹首都出发,两个多小时后到了边境,顺利从伯利兹出境,拿着护照来到了危地马拉海关面前。工作人员看到我的中国护照时,我略微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果然,他拿着我和另外一个同行的中国女孩的护照进到了里屋,20分钟后他走出来,告诉我们签证是假的,不能给我们盖入境章。以我长期旅行经验判断,是这个海关人员想要从我们身上讹钱。因为同行的中国女孩的签证是在伯利兹申请的,而我的签证是在墨西哥签发的,不可能两个大使馆的签证都出现问题。

  时间已经是下午5点,又逢周末,我们不太可能有机会联系上发签证的大使馆。同行的司机、身旁的外国游客都帮我们沟通了很久,但是海关人员依然坚持不同意给我们盖入境章。最后,我们无可奈何地一人拿出了25美元递给海关人员,他用了3秒钟的时间就给我们盖了入境章。

  那一刻,我的情绪低落极了。出门旅行已经有40个国家,这是第一次出入境遇到这样的麻烦。我的内心感到一种悲凉。这悲凉,为眼前这个海关人员的人性,更为这个国家的现状。

  忘掉了那个可悲的海关人员,慢慢走进这个国度,才发现这里也拥有着天地之美和善良的人。

  这天地之美,是历史的久远。位于危地马拉北部的佩腾省西北部,有一种极其重要的古遗址,那是玛雅文明的都市中心,现在被规划为蒂卡尔(Tikal)国家公园。这座遗址坐落在一片热带丛林里,当你穿过绿色的丛林,踩着树叶铺满的小道,听着树林里动物的嘶叫,来到一座座金字塔废墟面前时,顿然有一种穿越之感,似乎回到了一个古老的时代。在那里,公元200年到公元850年的玛雅人在祈福、祭祀、占卜、生活,他们用自己的智慧创造了人类至今无法猜透的文明。

  除了6座辉煌的金字塔,蒂卡尔古城中还有宫殿、住处、球场、监狱的遗址,1979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蒂卡尔国家公园作为文化和自然遗产,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这天地之美,是山水的清澈。在茫茫大地之上,湖泊如同眼睛,洗礼着岁月沧桑,雄山如同肩膀,扛起了世间传奇。而当雄山遇到湖泊,将会是怎样的一幅美画。位于危地马拉中部高地便拥有这样一幅绝美画面。距离首都危地马拉市100公里外,有一个中美最深的湖泊阿蒂特兰湖,这个湖泊是在火山群中产生的盆地湖泊,环绕着3座火山。

  清晨,当站在阿蒂特兰湖前面,仿佛置身于一场自然与人类相互融合的仙境一般。近处,湖泊升起的水雾弥散开来,远处,3座火山若隐若现地出现在云雾缭绕之中,而身边,是当地村落的人们三三两两在水边洗头洗漱,开启一天的生活。太阳慢慢升起,阳光普照大地,云雾渐渐散去,四周翠绿的山林和热闹的村落倒映在碧蓝的湖中,湖山人交融得相得益彰。

  这天地之美,是城市的色彩。当所有的房屋成了画布,建造者就像打翻了调色板一样在上面描述,将会诞生怎样的一座城市。安提瓜,这个危地马拉曾经的首都所在地,便用一种及其奢侈的色彩装扮着这里的生活。这座城市建于公元1543年,由于西班牙的殖民统治,这里的房屋多为欧式风格。这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城市,保存住了很多精致的住宅。色彩斑斓的墙体,古典韵味的门廊,满大街的鹅卵石街道,颜色鲜艳的教堂,让这座城市具有了一种梦幻气息。这里是危地马拉17世纪的首都,因屡遭地震破坏,1776年在距该城东北40公里处建起了新城,即现危地马拉首都危地马拉城。而这里,保留了它最初的模样。

  城市的色彩,在建筑上,更在当地人的身上。这里的居民多是印欧混血人,妇女们大多穿着色彩艳丽的服饰,她们将手工织出的彩色布料围在身上作为衣服,三五成群地穿梭在大街小巷,俨然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而广场上更是一场热闹非凡的聚会,老人们闲坐在石阶上,情侣们拥抱亲吻,妇女们围在一起聊着家长里短,小孩追着鸽子奔跑,若是有游客来了,她们会用蹩脚的英语问你来自哪里,然后笑着和你说西班牙语。这一切,和刚刚进入危地马拉时的感受截然不同。色彩装扮的不仅是城市,更是这里的生活。

  离开危地马拉的时候内心极其复杂,这里,究竟是天堂还是地狱。社会治安的恶劣让你可能一不小心被偷被骗,而穷困落后所衍生的除了犯罪,亦有普通百姓的朴实以及自然风貌的原始。黑暗与光明,皆在一念之间。这便是这个中美国家给予我最深刻的感受。

http://maplestore.net/weidimala/451.html
点击次数:??更新时间2019-04-25??【打印此页】??【关闭
  •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在线交流 
客服咨询
【我们的专业】
【效果的保证】
【百度百科】
【因为有我】
【所以精彩】